每2秒卖出1件,年入134亿,中国小镇造假技术全球认可

时间:2019-05-27 点击:26次
造假帝国:
全球每5顶假发中就有3顶是瑞贝卡
 
“你看看这里,这里几乎三分之一的人都能跟假发扯上关系。”


“米歇尔你知道吧,就是美国前第一夫人,她戴的假发就是俺们这儿的。”






这里就是河南许昌,一个略带魔幻色彩的小镇。100年前就做起人发收购生意,许昌开始做假发的时候还没互联网什么事。


他们将收来的头发简单加工理顺,再打包外运。许昌泉店的档发由于色泽光亮、手感柔软、着色性好,逐渐声名远播,有了一个专门的名字,“许泉发”。


“许泉发”的手艺,为许昌解决了30万人的就业问题。
“农闲时过来做做头发,一年能挣上两三万元。”


很多许昌农村头发小作坊里的孩子,从小都是看家里人梳理头发档长大的,他们当中很多人初中没毕业就去做假发。


许昌的假发基本上都是家族式经营,目前,全许昌有5000多家大小假发作坊——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假发生产国和输出国。


其中最为出名的就是小宫村的瑞贝卡,许昌甚至还有一条道路以瑞贝卡命名。






瑞贝卡的创始人是一个叫郑有全的河南农民,他的祖祖辈辈都跟头发打交道。






他一开始也只是一名收头发的小贩,那个时候,假发行业一直比较落后,没有自己的品牌,大家都是靠接美、韩、日等国的订单,生产出的假发被他们贴上自己的牌子直接卖给消费者。
据当地人说:
“光是靠做原材料的话,利润实在太低,仅有百分之零点几。”
为了不再给他人做嫁衣,郑有全决定自创品牌,拿回属于中国人的那一块市场蛋糕。


1990年6月,郑有全带着小宫工艺毛发厂的30名乡亲来到县城,成立了许昌县发制品总厂。


但当时韩国企业占领了国际发制品市场,郑有全既没有设备也没有技术,只能请一些工厂里退休的老师傅,凭印象绘制发制品生产的重要设备———三联机的图纸,找机械制造厂出样机,作修改,循环往复。


在这种近乎原始的摸索下,郑有全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技术和第一批技术工人。2003年6月,瑞贝卡顺利在上交所上市,成为了我国“发制品第一股”。






2008年,胡润富豪榜显示,郑有全以29亿身价一跃成为河南首富。


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,瑞贝卡已成为全球假发制品行业龙头,全球每5顶假发制品中就有3顶是瑞贝卡的产品。




靠着给老外卖假发,狂赚20亿,干掉韩国!


在许昌和瑞贝卡一样做假发的企业数不胜数,为什么瑞贝卡能成为其中的龙头企业?


它是最早一批主攻海外路线的假发企业。现在回头来看,这个决定非常正确。对于很多外国人来说,假发自由也许比车厘子自由更重要。


1.好莱坞一半的头发都是假的
 
美国《Glamour》杂志曾揭露:好莱坞一半的头发都是假的。维秘曾公开过秀场前的化妆室,玲琅满目的假发和假发片让人挑花了眼。




 
这种仿真度高且可以轻松佩戴的产品,成为一代好莱坞女星的最爱!
 
大表姐在一次上Jimmy Fallon秀时,顺手扯下一片脱落的假发片,粘在下巴上装胡子…并且大方地告诉观众们“假的假的”。






郑有全早在20年前就嗅到了商机,每年会拿出300多万奖励生产技术人员,2000年,芝加哥上市了一种小辫头套,由100多条小辫组成,短的多达1000多条,全手工编制,投入市场没多久,净赚了近1亿!


尽管那时候,韩国的进口协会要求本国商人不能在中国工厂买货。但依旧吸引了很多客户来许昌买货,“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。”


与此同时,瑞贝卡的工艺发、女装假发、化纤发、男套发块、教习头5大系列2000多个新产品,进军美国,迅速挤掉韩国企业,拿下美国市场。
 
2.在黑人眼里,假发是奢侈品
 
2001年,郑有全又去考察了非洲市场。他发现黑人的发质又细又卷又蓬,很难梳直,也非常容易脱落,不好打理。


而且黑人的头发生长速度相对较慢,大约每个月增长0.9cm、容易折断,对头发造成损伤。为了好看,他们需要大量的假发。






于是,郑有全决定在非洲直接建厂,制定了“中高档产品中国产非洲销,低档产品当地产当地销”的策略。


“在非洲一些经济状况较好的国家,可能一个女性愿意拿出收入的三分之一甚至一半的钱来打理假发。”


借助精准的战略定位,瑞贝卡迅速成为全球顶尖的高端假发品牌。到了2010年,作为假发行业第一股的瑞贝卡营业收入迈过了20亿元大关。


在黑人女孩的眼里,瑞贝卡绝对不亚于香奈儿这类奢侈品。


上班一顶,约会一顶,蹦迪还得用另一套!一个普通的黑人女孩,至少需要6顶以上来维持生活的运转。


一根假发,背后也有185道工序


为什么中国假发走俏全球市场?主要有两点。
 
一是价格比国外的便宜一半。
 
在美国平均做一套假发需要成本500~600美元,而中国假发产品的均价只需要100美元左右,即使加上DIY打理的费用,也只需要300美元,能省下一半的钱。


网购的假发花样还多,这样一来,谁还愿意去实体店里做头发呢?


最重要的是假发不假。


假发类产品开发员透露,购买假发的消费者问的最多的问题是:这个假发戴上去是否自然?所以说除了价格,消费者最关心的是假发一定不能看着假啊!这就要考验造假技术了。


瑞贝卡由原料变为成品,会经过上百道工序。


对于全手织假发,哪怕是熟练工人也要20天才能完成一顶,并且全手织的头套需要工人一针一线钩到人造头皮上,一个针眼钩2到3根头发不等,整个头套需要钩至少2万3千针。


“就像个艺术品。”


而普通手织,发际线不自然,有黑疙瘩。






对于机制产品,从发丝变成成品要经过185道工序:


他们会先采集上万人头型数据,来做发套的形状;


发丝的洗涤全部用30℃的软水,温差控制在2℃内,并专门引进软水生产线”;


为保证发卷弹性有活力,药水配比、定型温度、定型时间都分毫不差”;在发套内部甚至连一个线头都找不到...






这些都确保了假发戴在头上除了你自己没人知道是假发。


瑞贝卡总部还聚集着许多中、日、韩顶级的发型设计师,如全球发制品设计权威——韩国金幸模,日本著名发制品设计师——村上幸助,对时尚潮流有极强的捕捉能力,有些发型在理发店是做不出来的。


如今许昌发制品出口总量年均超过134亿元,但由于消费频次低,成为瑞贝卡开拓国内市场的一大阻碍,瑞贝卡到现在主要还是依靠海外市场支撑。




结语


谁都不会想到如今这个小县城134亿的庞大产业,竟是一帮收头发的人干起来的。


这样以一县之力来创业最后火遍全城的不只许昌,还有沙县人的小吃、新化人的打印、青海人的拉面、桐庐人的快递...


在你看不到的地方,中国这些生猛的小镇掌握着世界某个行业的经济命脉。


这些的财富神话背后,都有一种抓住一件小事,然后把它死磕到极致的精神。
更多
【打印此页】
上一篇:微信一级入口之争,京东和拼多多谁能赢? 下一篇:电商创业者必备的基本能力